Tobby

SF组辣鸡写手一个【瘫】
不定期更新
欢迎评论乌啦啦啦( ´ ▽ ` )ノ
由于开学了会低产哇【瘫】
没什么大问题的话大概肯能也许周更叭
【如果你看到高产似那啥的一定是被盗号了OVO】

想你了

*OOC OOC OOC
*小学生文笔 非常非常水
*中心不突出没有明确意味
*cp是SF
*女福




夜深了。
指尖搭在窗户上,看着马路上零零星星的车辆,数着远处住宅楼三三两两的电灯。房间一片安静,听着时不时阳台传来洗衣机的水声,窗帘随风轻轻地动着,柜子上放着的玫瑰早已凋谢,却依旧安分地站在原地。
翻了翻身,伸手翻了翻被窝,靠着墙边坐了起来。
房间角落被蓝色的微光点亮。手机的屏幕是熟悉的侧脸,抿着嘴笑着,温柔溢出眼眶。用手轻轻滑过频幕,盯着锁频不肯放手。眼前的笑容是那么那么熟悉,似乎正在提醒着那天真实存在过。
揉揉酸痛的眼睛,下了床。
房间里似乎还有他的气息。
坐在他做过的位置,悄声说起了和他说过的话。位置相同,话题相同,人物却不同了。
细细摸着他坐过的位置。
心底似乎有一种特殊的情感。就像是被一只手紧紧地握住了心脏,阵阵凉意从背后涌向前来。一滴滴温热的液体流淌下来,滴在他坐过的位置上轻轻回响。
摇摇晃晃站起身,从抽屉里翻出了他送的书,拉亮了台灯。
昏黄的灯光点亮了房间。影子被拖得老长老长,阴影盖着相框。
扉页上熟悉的名字模糊了视线。这是他平日最喜欢的书,上面似乎还残存着他的气息,凑近使劲嗅着,留下的只有书籍的味道,和淡淡的苦涩。摸着书籍,感受不到他的温暖,只有指尖触碰到的微凉。
把书翻到最后一页,白纸黑字。
“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你。”






*感谢能看到最后的小天使
*诈尸



*OOC OOC OOC
*SF SF SF大法好
*诈尸
*辣眼图片




*真的很抱歉躺尸了好久【被打】
*会好好画【摸】画【鱼】的




*OOC OOC OOC
*超低质量
*菊部鱼
*老年复建工程
*占栏图画

UT SF普通日常

*圈圈西
*老年人复健
*小学生文笔
*辣鸡水货
*没有任何情节
*女福设定




“某市居民强烈谴责投诉隔壁邻居深更半夜传来巨响,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?”电视机里传来MTT新闻联播报道的声音,床上Frisk正撇着嘴气鼓鼓地脸朝着墙,床下某骷髅正跪在地上连连求饶。
“我错了我错了,放过我吧,不敢了不敢了,骷髅死皮赖脸地贴上来趴在Frisk的肩膀上。
“KUANG——”又是一声巨响。
这是这天晚上Frisk第九次把sans踹下床,谁让这个骷髅总是油嘴滑舌地想要搞事呢,“kid,就一次就一次,我们都在一起这么久了,不来点新的活力吗?”骷髅又开始缠着Frisk碎碎念个不停。
“不要。”
“真的?”
“不要。”-_-
“真绝情…”
-_-……





3:33a.m.
月光洒在女孩姣好的面容上,不算白皙但凹凸有致的曲线让骷髅倍感幸福。绵长的呼吸伴随着小腹的一阵阵隆起,骷髅轻悄悄地爬上了女孩的床。
“kid,这可由不得你。”
骷髅轻轻地抚摸着女孩的面颊,月色的映衬下,女孩细长的睫毛闪着细碎的亮光,看着微红细腻的皮肤,骷髅不由得舔了舔嘴(?)。
指骨划过女孩的脖子,撩起单薄的上衣,
“KUANG!!”
“你个龌龊馒头!!”



*普通日常
*短小辣鸡





*OOC
*私设UT女福
*手残联盟成员制作
*产不出文靠辣鸡画拖时间

新人初投稿(?)

*新人投稿【被打】
*OOC!OOC!OOC⚠️
*私设注意!私设注意!私设注意⚠️
*小学生文笔注意⚠️
*架空世界背景⚠️
【请在父母的不陪同下暗搓搓收看已达最好效果】





“管家,带走她。”sans眯着眼双手靠在脑后扔下一串车钥匙,哼着歌走了,剩下一条拉得老长的影子。
迷迷糊糊中frisk在颠簸中睁开了眼睛,开着车子后尾箱的窗子上映出的景象,看着窗外的百货大楼、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、看着窗外形形色色的人群,缓缓地闭上了眼,又眯上了眼睛。
“咔——”一声清脆的声音,后尾箱外射进一束阳光,照在frisk的脸上。
“到站了……请下车。”管家平平淡淡的声音响起。frisk平平淡淡地起身,平平淡淡地感受着伤口的疼痛,平平淡淡地向一座花园走去。
“哐————”伴随着关门声清脆悠扬的琴声缓缓响起,“哟,来了?”
“emm…我说,你这办事效率有点慢啊,”sans瞬移在管家的背后,拍着他的肩膀。
“……抱歉,少爷,”说罢,管家知趣地退下了。
“小家伙,这里只剩我们两个了…”sans嘴角勾起弧度,勾着frisk的手臂。


*消失了这么久真的抱歉!!
*会恢复混更的!
*还是依旧的又渣又短!
*真的抱歉!!



*私设女福
*CP无疑SF
*不喜左拐谢谢OVO
*欢迎评论评论评论
*幼儿园画风
【不看简介看不出是谁系列】

UT小故事2(SF大法好)

*OOC!OOC!OOC!
*架空的故事背景
*私设注意
*女福预警
*小学生文笔
【*请在家长的不陪同下悄悄看】


frisk靠在墙角上,自娱自乐地数着天花板上漏下来的雨滴,害怕、绝望,一次次逃离这里,但没有一次成功的。她已经有点厌倦逃跑了。
frisk静默着,只有外面的风声在嘲讽地呐喊。


——————隔天——————
“喂七号,”一个男人扯着frisk的链子,厌恶地瞪了瞪frisk的脸,不耐烦地嘀嘀咕咕:“今天不知道有没有人把你买了、啧,放在这里浪费食物……什么玩意!”
“……今天也是这样…”frisk静静地跟着男人后边,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,“你这玩意说个屁呢!”,男人一脚踹开房间的铁门,顺手揪住frisk的头发往墙一甩,一手扯住铁链子,“你最好给我放安静点。”
一路上frisk被揪着走走停停,直到拉进一个拍卖行华丽的木质大门口。





“少爷啊,这……老爷嘱咐过很多次了,说这里………这里不…”一位衣着光鲜的管家模样的老者弯着腰不停的对着一个男人唠叨,突然他好像知道了什么,连忙点头退到一旁只口不言。拍卖中心最高处的一张高脚凳上坐着衣着华丽的公爵,他是sans,骷髅sans。是这个地区的名门贵族。他来这些地方确实有失身份,但是在这个地方上生活的所有人都喜欢来这个拍卖会淘些东西。
sans倚在凳子边,漫不经心的晃着手里握着的一只高脚杯,眯着眼看着下面熙熙攘攘的人群。
“那么————有请我们今天最后的货品!”主持人热情满满地掀开幕布,聚光灯打在铁笼上,闪着耀眼的银色光芒。
“嘶……”frisk皱了皱眉头,适应了黑暗,突然出现的强光让她感到丝丝不适。上层高脚凳上的sans似乎发现了什么新奇的猎物,睁开了你这的眼睛,饶有趣味地看着这个可怜的小东西。

















*睁眼福
*CP SF不喜绕道
*幼儿园绘画水平
*福身上奇怪的颜色是因为后面的画透色了OVO
*不会画手系列
【码不出文托着系列】